您当前位置:首页 > www.jxf2012  > 百姓传奇 > 1934年的一个动作 正文

1934年的一个动作

2017年02月08日13:24:29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吕翠兰看见杨继祖跳上木头搭起来的简易戏台,用缴获来的洋火哧一下点着了挂在台子前梁上的气死风灯,大柳庄的黑夜顿时亮堂了许多。在台下等待了半

吕翠兰看见杨继祖跳上木头搭起来的简易戏台,用缴获来的洋火“哧”一下点着了挂在台子前梁上的气死风灯,大柳庄的黑夜顿时亮堂了许多。在台下等待了半下午的孩子们一齐“噢噢”地叫了起来,“演红戏了!演红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把红星剧团演的剧目一律称作“红戏”。那些纳鞋底的农妇们、抽烟筒的庄稼汉们也都齐刷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鹅一样伸长了脖颈,看着戏台。

原本,吕翠兰是最喜欢这样的时刻的。夜晚降临到皖西大别山腹地的这众多小村子里,天地暗黑,许多人在漫长的夜里,只能像母鸡一样无奈地缩着翅膀,蜷在低矮的草窝里。而唯有戏台这一点呢,因为演出,是亮堂堂的,红火火的,热闹闹的,乐器班子响起来,大戏小戏演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自然地绽开了欢乐。她尤其喜欢看杨继祖跳上戏台,点着气死风灯的那一刹。他擦洋火的姿势,他扭着头在人群里寻找她的眼神,也把她给点燃了,那个时候,她身上热乎乎的,手心里的热气都能烫熟一个鸡蛋了。可是现在,她紧张得像一块木头,不,是一块石头,又冷又硬,看着那灯亮了,她猛地一颤,霎时,后背一阵冰凉,她摸一摸,竟是一片冷汗,在四月的温和的天气里,那汗水像马上要结冰一样,她哆嗦了一下,又哆嗦了一下。

杨继祖跳下戏台,一双眼睛在左边的演员区里寻找吕翠兰。吕翠兰装着没看见他,她不想看他,她知道,杨继祖是在示意她,她是这剧里的主角,她马上就要上场了。

作为红星剧团的一名演员,吕翠兰已经有过十几次的上场表演经验了。在这之前,只要是演出,她没有一场落下,只要听到剧团暖场的乐队奏响乐器,她就在脑海里把即将要表演的场景与台词迅速地过一遍,面对再多的观众,她也一点不慌张,相反,她还有点人来疯,人越多,她表演得越到位,发挥得越好。红星剧团的团长杨继祖经常夸奖她说,吕翠兰天生是个表演艺术家!当然,杨继祖说这个话有一点夸张,他的用意吕翠兰明白。

他们这个红星剧团是红七十三师成立不久,由师政委亲自倡议组建的,杨继祖本身是红军医院的院长,因为以前在北平从事学生运动时,演过活报剧,编过文明戏,所以这筹办剧团的任务就落到了他的头上。杨继祖喜欢弄这事,很快就拉起了剧团,排练起了他自己写的剧本,问题是严重缺少女演员,艰难时期,剧团是不可能有专职演员的,只能从各个连队去抽调来临时兼职。杨继祖到女兵排考察过几次,这些女兵打仗可以,翻山越岭,伏击冲锋,都是个顶个的利索,可一旦走上戏台,演起戏来,却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了。最后,他只好就近从红军医院的女医护人员那里抽调了几个,也都不太理想,到了台上就跟木头人一样,在他的一遍遍指导下,才能勉强把一场戏演下去。即便是缺少好的女演员,红星剧团在鄂豫皖苏区的影响力也还是日渐扩大。杨继祖肯琢磨,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能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和战争形势需要,编写一个新剧,写的都是战士们身边的人和事。常常是,演员台上演出,台下被演出的就被对上号了,全场都爆发出会心的笑声。因此,看一场红星剧团的演出,成了七十三师甚至整个红二十五军全体指战员的重大节日,如果到了老乡集中的村镇演出,那就更是被老乡们围得水泄不通,剧中的故事要在大别山区流传几个月。越是这样受欢迎,杨继祖就越是苦恼找不到一个好的女演员。

一年前的春天,部队在金家寨南边的斑竹园镇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趁着休整,杨继祖又写好一个新剧本,赶紧着手排练。那天上午,杨继祖安排好医院里的事务后,就拉着几个演员在河边的草地上说起剧本和角色来。有好几个演员不认识字,杨继祖只得自己教他们背台词。因为这个剧本是反映斑竹园伏击战中,有好几位红军战士用大刀肉搏敌军,取得战功的事迹,所以,杨继祖就在剧中安排了一场合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杨继祖又是讲剧本,又是分角色,又是教他们背歌词,偏偏几位演员悟性不够,几句简单的歌词,总是丢三落四,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好不容易词对了,调子又不准了,杨继祖的嗓子都喊破了,说出话来就像嗓子里塞了一把鸡毛草,他气呼呼地跺跺脚说:“你们用点心好不好?听我的!”他清清嗓子,一张嘴,却唱不出声音来了,他急出一头绿豆汗。他又使劲咳了几下,仿佛要把嗓子里的鸡毛草给咳出来,可是一张嘴就是哑的,他刚要把张大的嘴巴闭合回去,不料,草地旁大杨树后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咦,这声音清脆悠扬,咬字吐词与钢板刻的一样,行腔走调也不差分毫,关键是,把歌词中那样一种同仇敌忾豪迈英勇的情感全给唱出来了。

杨继祖几乎是扑到大杨树后的。他看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手指缠着长辫子,睁着双黑眼睛,乌滴滴地看着他,挺着胸,骄傲地大声唱着。等她唱完了,杨继祖才回过神来打听她的情况。小姑娘原来是红军医院护士吕翠花的妹妹,名叫吕翠兰,就是金家寨人,她姐姐怀孕了,她特意赶来看望姐姐。这就好办了!当天晚上,杨继祖就做通了几方面的工作,让师长同意吕翠兰就留在红军医院,一边学医护,一边兼职作红星剧团的演员。吕翠花也很高兴,妹妹一直吵着要当红军,这下,姐妹俩都在一个部队了。杨继祖像捡了个宝贝,他说,红星剧团有福气,天上掉下来个好演员!

上一篇:少年妙计剿匪下一篇:猎人的一滴泪
《1934年的一个动作》故事地址:http://story.badederi.com/c/b/24729.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wellbet2016 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