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 > 鸡公寨龙脉 正文

鸡公寨龙脉

2016年03月01日20:22:08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鸡公寨为什么叫鸡公寨?是因为村子背后有座山头像鸡。可是仔细看看,它像不像鸡?不像,一点儿不像。像什么?像龙。

一、古井断源 摇鸡公寨年关出怪事

这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一。在乡下,二十一人们就开始忙碌了,处处充满了过年的喜庆气氛。这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村长老爹就去井里担水磨豆腐。这时候四周山头全是浓浓的雾幔,这雾幔把山水田园甚至脚下坎坷的小径罩了个严严实实,对面几十步远近,便什么也看不清爽。

村长老爹高一脚低一脚,好不容易来到井边,勾头一看井里也是盛满了雾。今天雾可真是大,他唠叨了一句,然后像往常一样将一只水桶向井里舀去,却又奇怪,井里居然空荡荡的,没有水!村长老爹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俗话说“力气用不尽,井水挑不干”,怎么井里会没有水?他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就捋手捋脚,摸索着身子下到井里去。当真没水!村长老爹当时那个惊吓,连话也说不清楚了,连忙挑了那担空桶,踢踏踢踏往村子里急急奔回来。因为心里特紧张,路走得匆忙,肩上的水桶难免弄得“哐当哐当”地响,把人家刚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鸡呀鸭呀,惊得闹翻了天。不知谁家一只大红公鸡,忽地扑开翅膀飞起来,飞过一堵篱笆墙,把另一户人家的什么物件掀翻了,“哗哗”的响声,把主人惊吓得什么似的,随手拿起响鸡耙追赶,一边追一边骂:“灾鸡!灾鸡!今天要剁你的脑壳!”

这时,水秀看见村长老爹慌慌张张的样子,从门缝里探出头来问:“八公,你慌什么,出了什么事么?”

“快莫讲起!”村长老爹使劲用手朝女孩子摇几摇,猫腰进了另一个村巷,往自家屋里跑去。进了屋,喘息未定,他随手放下水桶,拖了张长条凳,灰也不怕,一屁股就坐下去,上气不接下气。

“建明!建明!”他喊。喊了几句无人应承,他才猛省当村长的儿子不在家。

很快,村长老爹家里便聚集了一堆人。大家听完他一番述说,一个个都很惊异。鸡公寨这井里会没水?除非日头打西边出来!可是看村长老爹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像是发神经,就觉出这事恐怕有点蹊跷,于是有人就提议看看去。这一看不打紧,顿时就有几位上了年纪的妇女,两眼骨碌碌转着转着就不转了,先前是一动也不动,后来就像丢了魂,将身子搓揉到地面上,瘫软成一摊烂泥。又过了好久好久,她们像约好了似的,忽然发出一阵阵的嚎哭:“城隍土地啊,过往神灵啊,你们行行好啊,鸡公寨人不能活了啊……”哭声一阵高一阵低,哀怨凄切。

鸡公寨是萌渚岭腹地一个小村子,四周全是绵延起伏的石山,看上去疙里疙瘩,似乎没有一块肥土。村子虽小,却挨挨挤挤住着数十户人家,他们就像鸡崽一样靠在石缝里刨点吃食。不过那口井却是鸡公寨人唯一的骄傲,别处的井虽好,可遇到干旱,总有干涸的时候,而鸡公寨这口井,由你天干地漏,春夏秋冬,那股水就如绿缎子似的,在那青石板砌成的井口下飘呀飘。但是那水的来源,人们考究来考究去,总觉得奇怪,它不像其他的井那样,水从地底渗出,而是从石罅间汹涌而出。所以严格意义上说,它其实不是一口井,而是一股不知从哪处地下潜流里流泻而来的地下泉水。

这股泉水气势不小,不仅供鸡公寨人日常饮用,连门前那些个零零碎碎的田峒,也全靠它来滋润。这井水味儿好,冬暖夏凉,从不坏肚子。用来酿酒呢,酒是格外地香醇;用来洗衣呢,衣是格外地洁净。鸡公寨的妹子水色好,有人就说全是喝了这井水的缘故。难怪外乡人打这里路过,不管口不口渴,总要立住了脚,一定要喝几箪鸡公寨的井水才解乏。喝过之后,大巴掌把嘴一抹,啧啧称赞说:“你们鸡公寨,真是龙脉所在地,将来怕是要发迹呢!”说得鸡公寨人满心欢喜。

你看看,就是这么一口井,说干涸就干涸了,一点儿征兆也没有。这如何叫鸡公寨人想得开?如今可是年关,家家要磨豆腐、蒸酒、杀鸡宰羊……哪一样能离得了水?

专题:
上一篇:石羊精下一篇:牡丹花下死
《鸡公寨龙脉》故事地址:http://story.badederi.com/m/m/23499.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wellbet2016 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