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 > 纳西情仇 正文

纳西情仇

2016年12月26日09:31:56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纳西山寨里,有一户人家,老爷爷今年八十岁,得了重病,眼看就要咽气了。家里人准备好后事,老爷爷又突然缓过气来,对坐在床边的老奶奶说:有一件事情我一

纳西山寨里,有一户人家,老爷爷今年八十岁,得了重病,眼看就要咽气了。家里人准备好后事,老爷爷又突然缓过气来,对坐在床边的老奶奶说:“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不说出来,我死不瞑目。”老爷爷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你还记得五十年前,我们结婚那天吗?你真美啊……”

老奶奶握住他的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老奶奶叫阿月,五十年前还是个少女,长得如花似玉,是山寨里最美的姑娘,追求她的小伙子像森林里的树一样多。可阿月就是看中了丘巴,他长得高大英俊,还是一个孝子,只是家里很穷,只有两间茅草屋,和老阿妈相依为命。

阿月和丘巴订婚后,有一天,丘巴的老阿妈在挖草药的时候摔下悬崖,危在旦夕。丘巴急得团团转,阿月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塞进丘巴的手中。

两个月后,老阿妈保住了性命,却瘫痪了,阿月忙前忙后照顾老阿妈。这天,丘巴满腹心事地拉着阿月去了月亮山,这是他们相亲相爱的地方。阿月依偎在丘巴的怀里,说:“你选个好日子,我们成亲吧!”

丘巴却推开阿月:“八月初八我要和木寨里的阿苏成亲。”阿月以为丘巴在开玩笑,逗趣道:“你是说木寨里最丑的阿苏?行呀!到时候我可要来喝你们的喜酒。”丘巴点点头,转身就走。阿月闷闷不乐地回到山寨,居然听到大家都在谈论丘巴和阿苏的婚事。阿苏家是木寨里最富有的,准备的嫁妆起码要拉几大车。阿月惊呆了,跑到丘巴家去,可房门紧闭,没有人应声。有人告诉阿月,木寨来了几个大汉,已经把丘巴和老阿妈接走了。

阿月绝望了,她爬上高高的月亮山,准备去死。这时,山寨的一个小伙子木达尔突然出现,抱住了阿月:“自从知道丘巴悔婚,我就一直跟着你,怕你想不开。要是你不嫌弃我岁数大,就嫁给我吧!”

看着身强力壮的木达尔,阿月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山寨里有一个古老的习俗,要是两个送亲的队伍相遇,就是触了霉头,两队送亲的人马就要大打出手,直到头破血流。刚好木达尔的家在东边,要是和丘巴同一天成亲,那就要和阿苏家送亲的队伍在一线天相遇,一线天两边都是高山,只有一条独路,两个队伍必定狭路相逢。

阿月开门见山地对木达尔说:“要是你想娶我,就要答应我一件事……”木达尔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阿月和木达尔成亲的日子也选在八月初八,阿月精心准备了二十根铁棍,用红布缠好交给木达尔:“到时你带二十个壮汉来娶亲,把丘巴和送亲的队伍都打趴下。”

八月初八这天,两个送亲的队伍果然在一线天相遇了,眼看着阿苏家送亲的队伍越来越近,木达尔有点紧张,手心里都是汗,问阿月:“你想好了吗?真的要把丘巴打趴下,再也爬不起来吗?”

阿月的心里满是仇恨:“就是不把他打死,也必须打成残废。不然我就去死!”木达尔无奈地拿出红布包裹的铁棍,递给身边的大汉。

丘巴终于来了。大汉们拿着铁棍,就冲进阿苏的送亲队伍中,木达尔更是勇猛,猛拍黑马的屁股,举起铁棍就往丘巴的头上打去。丘巴不躲不闪,鲜血从他的脑袋上流了出来。

看着丘巴从马上倒了下来,阿月的心也碎了。对面的阿苏从花轿里跳下来,抱着丘巴号啕大哭。阿月呆呆地坐在轿子里,她突然不恨丘巴了,还在心里祈祷丘巴一定要活过来,千万别残废。

往事一幕幕在老奶奶的眼前闪过,奄奄一息的老爷爷说话了:“阿月,结婚那天我骗了你,我把你的铁棍换成了竹棍,不然那一棍下去,丘巴肯定没命了。”老奶奶笑了:“木达尔,我听说丘巴没死也没残废。就怀疑是你捣鬼,我去检查了铁棍,果然被调包了。”

“阿月,那你为什么不恨我,还嫁给我,给我生了几个儿子,和我相守了一辈子?”

“木达尔,我看到竹棍,就知道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哪像狼心狗肺的丘巴,和阿苏结婚后,偷走了她娘家的钱,再也没有回来,让阿苏一个人守了几十年的寡……”

老爷爷笑了,安然地闭上眼睛。老奶奶也笑了,躺在老爷爷的身边再也没有醒来。

一个月后,老爷爷和老奶奶的坟前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他跪在坟前放声大哭:“阿月,当年为了救阿妈,我花光了你的钱。可医生说了,还需要更多的钱才能把阿妈的命救回来。我四处借钱,到处碰壁,结果阿苏看中了我,她的父亲愿意花钱治好阿妈的病,我只好同意了和阿苏的亲事。”

“迎亲那天,我只想木达尔一棍把我打死,来还你的债,可我命大,竟然活了过来。但我无法和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等阿妈死后,我偷偷逃离,只带走了阿妈的一件棉衣,没想到衣服里还藏着钱,我就做起了生意。”

“这几十年里,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也一直没有结婚。我曾偷偷地回来,坐在高高的山头,看着你和木达尔相亲相爱,我所能做的,就是把我赚来的钱,通过别人的手,让木达尔赚回去……”

丘巴说完,听到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扭头一看,一个头发银白的老大娘站在身后:“丘巴,我终于等到你了。”

丘巴冷笑道:“阿苏,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可我深深地爱过你,爱你的一片孝心,爱你的一片痴心……”

“阿苏,你应该嫁人,我不值得你爱……”

“爱你是我自己的事,你不必负疚。自从阿妈死后,我就知道你要离开我。我就把娘家的钱偷来,缝在阿妈的棉衣里……”

丘巴的眼泪流了出来,他握住阿苏的手:“你为什么那么傻?”

阿苏笑了:“丘巴,我们都一样傻啊。”风起了,吹得树木“哗哗”响。两个老人牵着手,回到了那个属于他们的家。

上一篇:员外的心病下一篇:黑脸艄公
《纳西情仇》故事地址:http://story.badederi.com/m/m/24644.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wellbet2016 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