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www.jxf2016.com  > 世间百态 > 奇怪的女病人 正文

奇怪的女病人

2017年01月10日22:26:32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患者姓名:陈小米,68岁。典型症状:幻视幻听导致患者不吃不喝,生命体征严重紊乱。之前一直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

我这种职业,见过各种各样奇怪的人,不应该这样纠缠于某个过去了十年的病例。但实际上是,常常某个熟悉的或者陌生的,看起来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女人,都会让我想起陈小米,甚至猜测她们身体里是不是住着一个陈小米。既然这样,请允许我用文字再整理一下,我想试着找一找陈小米。也许陈小米并没有走远,会不会在某个地方某个时候翻开某本杂志,而后她就回来了。也许是陈小米想说些什么,关于她本人和本人之外的她。我不保证每个细节都能还原,但大体上是没错的。

1

2003年冬至第二天的黄昏,我们科室的危重病房转来一个女病人,转来之时脸色死灰,心率微弱得几乎听不到,血压30/60,但她睁着眼睛,眼睛里什么也没有。看起来,她仿佛真的被冬至出来游荡的野鬼摄取了魂魄,身体也正在渐渐消失

家属中三男两女,据说是病人的儿子女儿女婿,他们一直在讨论妈妈是不是昨天晚上在外面和谁说话了。他们一致地后悔,不管怎么说,昨天晚上不应该让她一个人在外面。

我们按惯例给她用上了所有的急救措施,不久,她慢慢地合上了眼睛,但血压依旧不大稳定。此后,她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在危重病房不吃不喝不拉地昏睡了三天三夜。

除了特护,陈小米由两个女儿轮流照看,她们帮她看着各种引流管,严格按照医生吩咐的三小时帮她翻一次身。她们脸上没有疲惫和抱怨,有时候姐妹俩交接班的时候会聊上一会儿,一边低声地说话一边频频地看着她们的母亲。可是当她们跟医护人员说话的时候,脸上永远带着谦卑和讨好,显然这是一个正常的有着淳朴亲情的农村家庭。有一次,我装作查看引流管仔细地听她们说话,她们操乡音。但我是南方人,所以大体能听懂,她们似乎在讨论妈到底是病了还是惹鬼了。

她不是鬼附身,这确实是一种精神上的疾病。我突然插嘴说。

俩姐妹马上拘谨起来,大女儿立刻站起来用南方普通话说,是呀是呀,咱们村里人不懂,说啥的都有。

他们说啥呢?

说我娘从去年被偷了钱之后一直不安生,显是撞见鬼了。我爹在家天天烧香,请人来捉鬼,弄得我都不敢让我儿子去娘家。

你娘去年被偷了钱?偷了多少?

不少呢,一万大几千,不过那不是我娘的钱,是我小姨放在她这里准备做事情的。我小姨和我娘关系最好,没怪我娘,说破财免灾。没想到财破了,灾没免哪。

你娘会不会丢了钱受了刺激?

小女儿想了想说,不是。我娘不好是前一个月的事情,偷了钱是去年的事情。

我说,你们这样每天挺辛苦的,希望她早点醒来。

这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下,小女儿说,这哪里辛苦,上个月那才叫辛苦。她现在这几天这样安静,又有医生照顾着,我们才觉得松了口气。

第四天早晨,阳光灿烂,主任医生带着一大帮主治医生实习医生正在她的床边分析病例。

患者姓名:陈小米,68岁。典型症状:幻视幻听导致患者不吃不喝,生命体征严重紊乱。但家属称患者之前没有类似发作,一直身体健康,无任何不良嗜好。

三四天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仔细看过患者的病历?主任问。没有人敢回答仔细看过。其实,我的确仔细看过。自从上次在病房简单和俩姊妹聊了一会儿之后,我又和她大女儿聊过,她四十多岁了,说起她的母亲用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苦了一辈子,到头来还得了这种病,真不知道上辈子作了什么孽?

主任继续说,这个病例很特殊,一个人到了老年突然改变了她一惯的生活习性,而此前无任何预兆。不过,我们也可以从家属提供的细节里寻找蛛丝马迹,假定发病源头。我希望你们在查房后仔细地研读陈小米的病历,提出自己的假想和观点,然后我们讨论。本周我们设定新的治疗方案,你们的观点不妨大胆一点……

这时候我发现陈小米的脚似乎动了一下,因为我正好站在床脚。

她,她眼皮动了。其中一个女实习医生在我之前突然惊呼;另外一个说她手也动了,主任停止了教导,俯身到她病床前。

陈小米真的慢慢地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但可能一时还不能适应室内的明亮,又闭上了。主任连忙叫人拉上窗帘,轻声地叫她,陈小米,陈小米。于是,她再次睁开了眼睛,浑浊的眼珠从她床前的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上扫过,然后又闭上了。她眼神里没有惊讶,没有失望,甚至也没有寻找熟悉面孔的希望。她好像不小心眼睛清醒了一下,实际上脑子还没复苏。

陈小米,江南某县某乡镇农民。短发,皮肤黝黑,瘦小,眼睛大,眉毛较粗,虽为老年农村妇女,但目测不像70岁左右,因其头发粗黑,虽然蓬乱没光泽,但几乎无白发。

在她的病历上写着:从未外出打工,一直在家务农。爱好:无特殊;特长:种地养家畜家禽。既往病史:无。生育史:三个儿女。

对科室的医护人员来说,见多识广了,陈小米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虽然我们也觉得一个68岁才第一次发病的女人的确有点少见。只是对陈小米的家人来说,他们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在2003年这一年,这个老太婆到底招惹了什么东西?是的,2002年的年底她被偷了钱,但不是她自己的,是她在城里快要退休的小妹,说带来带去麻烦,放她这里的,想在家乡附近买个小房子的定金,叶落归根嘛。小妹知道钱丢了后,并没有说什么,立即报警并宣布不需要大姐赔偿。就像陈小米的女儿所言,这件事应该不至于让陈小米受到那么大的刺激,再说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上一篇:不吃亏与吃大亏下一篇:最后的夜舞
《奇怪的女病人》故事地址:http://story.badederi.com/r/s/24667.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wellbet2016 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00.91.137.*
2017-01-22 17:53:48 发表 [6 楼]
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争呢?
 
支持[ 0 反对[ 0 ]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83.29.47.*
2017-01-22 15:03:15 发表 [5 楼]
还可以
 
支持[ 0 反对[ 0 ]
本站网友 匿名 ip: 59.53.116.*
2017-01-21 22:08:12 发表 [4 楼]
什么鬼
 
支持[ 0 反对[ 0 ]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17.136.63.*
2017-01-19 00:27:41 发表 [3 楼]
任何一个人的内心都有着与现实中不同的自己,有的人压抑的深, 有的人敢于释放。
 
支持[ 0 反对[ 0 ]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0.218.55.*
2017-01-12 22:42:32 发表 [2 楼]
好看
 
支持[ 1 反对[ 1 ]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0.218.55.*
2017-01-12 22:40:43 发表 [1 楼]
没看懂
 
支持[ 2 反对[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