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www.jxf2016.com  > 世间百态 > 养鸵鸟的打工一族 正文

养鸵鸟的打工一族

2017年02月16日16:26:28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记者在爱地鸵鸟公司采访时,这里的打工者们引起了我的关注。和工厂里的打工者一样,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美好的生活。

记者在爱地鸵鸟公司采访时,这里的打工者们引起了我的关注。和工厂里的打工者一样,他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美好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每天打交道的,不是机器,而是充满灵性的鸵鸟。

今年32岁的贾民来自新疆。这个毕业于石河子农业大学的青年,无论在家乡,还是在1993年来龙岗打工后,做的都是兽医工作,直到1997年他被提拔为鸵鸟公司的副场长,他仍然为鸵鸟们的健康努力地工作。

贾民在记者面前仍喜欢称自己是一名兽医。他自豪地向记者介绍兽医的职责以让记者明白兽医的重要——“兽医的职责是,协助老板做好动物的防疫工作,避免和控制传染病的发生……责任重大啊!”

作为兽医,整日在鸵鸟堆中打滚,要忍得住脏。不说给鸵鸟做直肠检查时那腥臭味吧,就是鸵鸟的粪便就够贾民受的了。但这些贾民觉得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我是一名兽医。”贾民说。

人工养殖鸵鸟是一种新兴行业。贾民虽然学的是兽医专业,但刚来鸵鸟公司时,贾民对鸵鸟方面的知识所知不多。贾民向记者回忆起他初来时一只种鸟吃得太多而撑死的惨痛一幕时仍然感到难过。从那以后,贾民刻苦钻研鸵鸟疾病防治知识,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现在已是一个非常称职的鸵鸟保健和疾病防治专家了。

今年50岁的张海来自辽宁省昌图县,他用得意的口气告诉记者,他虽是农民,但从年轻时就喜好走南闯北,从未种过一天地。1997年,他来到爱地鸵鸟公司,做了一名种鸟饲养员。

“说实在的,我在家连鸡鸭都没养过,更别说鸵鸟了,这玩意我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识过。”张海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向记者表白。

“但咱不会不能学吗?我就不信咱连个鸟都养不好!”张海告诉我,由于他虚心向老饲养员请教,公司请专家讲课时自己学习又用功,很快就掌握了鸵鸟养殖技术,他饲养的鸵鸟个个壮实得很。老张还因养鸵鸟有功,两次被公司评为“先进工作者”。

今年26岁的胡松邦来自甘肃古浪县,是一名种鸟饲养员。他告诉记者,刚来鸵鸟公司时,在他眼里,鸵鸟们像绅士和淑女,端庄而温和。没想到,养鸵鸟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工友们告诉他,鸵鸟发情时攻击性特别大,一脚可以把人的肋骨踢断。他刚来时,就有一个姓刘的工友遭到发情的鸵鸟袭击,多亏那位工友躲得快,不然鼻梁骨定被踢断了。一晃,胡松邦来鸵鸟公司3年多了,他告诉记者,如今,他已摸透了鸵鸟们的脾性,它们有的暴躁,有的温柔。同时,他还掌握了躲避鸵鸟攻击的方法——“能跑就跑,跑不过就卧倒,鸵鸟会放你一马!”

打工者们和鸵鸟朝夕相处,都和这些鸟们产生了深深的感情。他们告诉我,夜里刮风下雨时,工友们争着往外跑,查看鸵鸟们有无受到损伤。每当自己亲手饲养的鸵鸟被卖出,工友们都难过好几天呢。不过,打工者们也认识到,这也正是他们所做工作的效益所在。“能为公司创效益,能为丰富深港的‘菜篮子’做贡献,我们感到十分自豪和荣幸!”打工者们如是说。

记者问他们,有了这么丰富的养鸵鸟经验,和鸵鸟有那么深的感情,今后会不会一直养鸵鸟。打工者们回答说,也许会,也许不会。但以后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会尽心尽力,全心投入,就像眼下饲养鸵鸟。

 

《养鸵鸟的打工一族》故事地址:http://story.badederi.com/r/s/24963.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wellbet2016 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