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震讲鬼故事全集 -

鬼众道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真实故事,大约在民国39年左右,家强并未随政府转进来台,还继续留在浙江,福建沿海跟共军打游击战。有一天不幸中了共军埋伏,整连军队死伤大[阅读全文]

异话寝室

走出教学楼,外面寒气逼人。远远就看见绿色灯光打照下的学生公寓。搞不清楚学校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阴森森的颜色。晚自修一结束寝室院就开始热闹了,北院不知哪个男[阅读全文]

午夜电梯

刚加完班便在楼下的电梯里遇见了15楼的王阿姨。“真是的,我们每个月交的物业管理费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你看看这电梯的灯忽明忽暗的吓不吓人啊!”&l[阅读全文]

电梯里的惨死鬼

自从我看了那个不好的东西后。每天下班都有人跟着我,但我回头,却什么都没有。但我真的是听到那脚步声,我走一步,他就走一步。[阅读全文]

迷离夜

4个人都醒后,证实了他的说法,可没有人知道他们手上的指印从何来。这事清楚的让人害怕,我们全吓傻了。[阅读全文]

恐冰镇

别以为这只是小说,凡是知道这个故事的人都将活不过今夜。[阅读全文]

医学院解剖课

经过绝不亚于唐僧师徒的苦难经历后,我终于考上医学院了!尽管代价如此惨烈,但我还是兴奋无比,我以后的人生就要一帆风顺了!才开学不久,我就已和同宿舍的几位[阅读全文]

网友是头鬼

市场部的工作就是这样,没个安定感。大学毕业几年了,居不安业不乐,现在在一家贸易公司做市场部经理,说是经理其实和打工仔没什么区别,现在经理这名头也就为了[阅读全文]

我是鬼

睡的正熟,鬼把我摇醒了。“我是鬼!”他说,苍白的脸上一片木然。“哦,我知道!”我淡淡的答到,轻轻的和他握了握手,他的手冰凉彻骨,却[阅读全文]

女鬼头朝下

有个乡下来的女孩子,是班上的超级资优生,因为成绩优异,所以高中毕业后,被准许保送到北京某个出名的大学就读。乡下的女生既清纯又纯朴,哪比得起北京女生的时[阅读全文]

笔落的声音

凌晨一点,当钟楼的钟声传来时,在那个空荡的实验室里点一盏台灯,然后把一支笔往身后扔……听见笔落的声音了吗?……我不喜欢当医生,[阅读全文]

中医科的秘密

最近感觉不太对,老是觉得头昏,而且昏起来是那种感到四周一片漆黑的那种。大概是榕树下的鬼故事看多了吧!这只是一种自嘲,或者是自我安慰。这头昏还是照样发作[阅读全文]

你看见过鬼吗?

我是个大学生,是个平凡人家的孩子,可是就在我高中的那一年我就开始看见了一些很古怪的东西,也就是鬼。[阅读全文]

无名鬼的故事

许多人都说我没有作息时间,但是,我的作息时间是跟他们不一样的…通常我都是晚上在做动画,夜深人静的时候,既有清晰的思路,又有大量的灵感和高涨的工作[阅读全文]

僵尸上网

去年的时候,我在长沙。在网吧包月上网。有一回,一个消息传到我这里,说是有那天晚上有赶尸的要从长沙附近经过。“赶尸”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常看鬼[阅读全文]

可怕的报应

凌晨三点,小李开着他那台小车往垃圾掩埋场驶去。小李就在垃圾掩埋厂工作,只是今天他刚好轮休,并不用去上班。同事们都觉得有点奇怪,但谁也没太在意。小李停好[阅读全文]

长途客车上的异雾

这是一辆算得上豪华的长途客车。宽敞明亮的车厢,米色的升降高靠背椅,木纹状的车底板抹得干干净净,冷气开得很足,素色的窗帘毫不留情地将车外的酷热挡得严严实[阅读全文]

梦魔

看清了!看清楚了!白子夜一看之下,骇得魂飞魄散,那事物赫然竟是一口巨大的石头棺材![阅读全文]

出租房里的情人

反而觉得,她即使是个鬼,也是个可爱而有修养的好鬼。我倒是不怎么觉得害怕。[阅读全文]

电梯里的空间

这件事是我大概於十岁时听回来的,相隔现在已有十数年了,真正事发地点及年份已不清楚,我想应该是大约二〇〇五年左右吧。[阅读全文]

离魂

在我们那里,有一个不祥的预言,就是死了丈夫的女人不能参加丈夫的葬礼,否则会被亡夫招唤到另一个世界去做伴。[阅读全文]

黑黑的夜路

去大牛屯的途中,我走得心慌慌的,天越走越黑,路越走越长,已经一个小时的行程中,泥泞的道路上没有出现过第二个人影,我开始后悔不如早点出来。[阅读全文]

上电梯一定要叫我

加班,加班!阿明简直要恨死老板了,为什麽别人都走掉了,他还要留下来加班呢?草草吃过了方便面,他就把头埋在成堆的报表中,红这眼睛象杀仇人一样,怒视着每一[阅读全文]

幻情

初夏的夜风是温柔的,可惜与玄子此刻的心情极为不符。玄子心里正燃烧着熊熊的怒火,不理会身後阿忻急切的呼唤,玄子冲进大厦。[阅读全文]

红颜不愿老

血是什么滋味?要亲口尝过,才会明了。唇边诡艳的血一滴滴遗落,像极了泪,同样是一种不甘心的意味。[阅读全文]

可怕的婴煞

我的家乡在丰都涪陵,一个依山傍江的村子。在生命中最黑的一个夜晚,我被李原奸污了。李原是县里的头号泼皮。
[阅读全文]

半夜给我盖被子的女人

那还是发生在我上初中三年级时候的事情了.过了这么多年,那些情节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也许是自己亲生经历的,就感觉特别难忘吧.我们是全封闭式的学校,平时除了[阅读全文]

异物之巷

小时候,我家附近那条名叫史巷的小巷子,我是说什么也不敢经过的——十字路口徘徊的透明人影,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的奇妙动物,背阴处静坐的异形精魅[阅读全文]

我的猫妻

阿薇,我抱着枕边的人,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滴落在阿薇过于光滑的头发上,暗夜里,屋子中弥漫着一股阴浓的血腥气……[阅读全文]

十二点的电话铃声

玲困扰得很。倒不是一般高二女生那些玫瑰色的憧憬还是期待什么的,而是从明天起连考四天的期中考。[阅读全文]

周末一点五十分

今天是周末,更主要的是今天是情人节。看着哥们儿们满世界的找玫瑰,不知我是该庆幸还是不幸。既然还没找见送花的对象,也少受了那几分洋罪[阅读全文]

血芙蓉

一朵妩媚的芙蓉花飘落下来,我伸出伤痕累累,兀自滴着血的手接住,微笑了。[阅读全文]

列车上的妖刀

入夜,车厢里挤满了东倒西歪睡眼迷离旅客,行李架和座位下填塞着肮脏油腻的行李卷,脚下布满各种食物的残骸和男男女女的鞋子,空气里弥散着浑浊腥臭的气味。这是[阅读全文]

厕所里的一只手

八十年代那会儿我家住在大杂院里。八十年代那会儿我家住在大杂院里。[阅读全文]

来自死亡之车

本市最近发生了好几间命案,据说这都是一个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重度精神病患者所为,现在警方正在出动大量人马四处搜寻此人[阅读全文]

我曾做过的鬼衣服

但我已经再也不摸裁剪刀了,这点在我所在的整个机关,都是知道的。这个女孩是刚来报到的,她尚不清楚,我曾做过的衣服,是鬼衣。[阅读全文]

我是一名鬼卒

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了!我是一个鬼,一个吸人精气的鬼!!是我害了她,我是一个害人的鬼!!!我泣不成声……[阅读全文]

冰箱里的人头

小雪哀哀地盯着我,我分明听到了小雪幽幽的声音:救救我吧,救救我吧,只有你,知道我的头,在哪里……[阅读全文]